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超凡黎明 > 第0365章 壓制(4200加,求月票)
    

    “頭好暈……”

    肖恩抬起頭,發現自己赫然被束縛在一根柱子上,眼中所見,是一個地窟。

    “地下……我……怎么回事?”

    他腦袋很疼,感覺好像靈性耗竭,無法再動用絲毫超凡之力。

    “對了……我在翡翠森林進行狼人調查,然后就遇到了那個女人……”

    肖恩喃喃自語。

    此時的他,才發現自己似乎在一個祭壇邊緣。

    諸多黑色的石柱屹立,上面大多束縛著一頭狼人。

    而在他旁邊,還有保羅。

    “四階職業者……果然很強……”

    肖恩四處張望,終于又看見了那個少女。

    她穿著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矗立在儀式中心,手上還有一柄不斷滴血的黑曜石匕首。

    更關鍵的是,那張臉龐現在看起來居然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

    在他的注視中,少女用黑曜石匕首,輕易地割斷了一頭狼人的喉嚨。

    咕嚕咕嚕!

    鮮血飛濺,落入地面的儀軌中,少女卻是十分平靜,走向下一個犧牲品。

    “讓我想一想……”肖恩吸了吸鼻子:“這種熏香與儀式……黑死社!這是黑死社的獻祭儀式!我們所有的人,都是祭品!”

    被束縛的俘虜,數目難以估算。

    并且,還大多是職業者或者超凡種!

    這種祭祀的規模,令肖恩額頭都不由浮現出冷汗:“我明白了!你們想用超凡種族的狼人代替大規模的普通人祭品,因為它們都生活在密林中,哪怕被滅了一個族群都很難引起聯邦注意……黑死社……你們果然是這一切的幕后黑手!”

    在他說話的同時,那個少女又殺了幾頭狼人。

    讓肖恩感覺詫異的是,對方的氣息似乎變得更加深邃了一點。

    終于,少女來到了肖恩面前。

    那張十分漂亮的臉龐,令肖恩更加驚疑不定。

    旋即,他眼睛一亮:“我想起來了,你是碧翠絲!”

    畢竟只是普通的大學同學,要不是蘇魯,肖恩或許都不會記得這個名字。

    并且,自從畢業之后,都過去這么多年了,碧翠絲又經歷了劇變,肖恩要是能立即認出來才是不正常。

    “碧翠絲?的確……這是我的名字!

    碧翠絲綠色的眸子盯著肖恩,嘴角略微翹起:“我也記得你……那個人的好友,肖恩!你將被獻祭給死亡之主宰!”

    “靠!”

    肖恩翻了個白眼:“我還以為,你會看在老同學的份上,放過我呢……”

    他不著痕跡地瞥了眼碧翠絲手上的黑曜石匕首,立即東拉西扯地轉移話題:“你投靠了黑死社?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糟糕的決定……我現在是聯邦公務員了,還有退休金計劃……邪教組織肯定不會有這個對吧?我的就業還是比你好的!

    碧翠絲不為所動,舉起了匕首。

    “等一等……這么多超凡種的獻祭,你是想要做什么?”肖恩大叫:“進行一個邪惡的儀式,詛咒敵人,或者謀求自身的晉階?”

    “死亡……能增加我的力量!

    碧翠絲望著自己的手掌:“能成為我力量的一部分,應該感到榮幸……不過,你還有點用處……”

    她匕首一落。

    噗!

    滾燙的血珠灑了肖恩一臉。

    他睜開眼睛,發現中刀的不是他,而是旁邊的保羅。

    “好吧……他的遺囑最終還是忘了寫,真是可憐的小家伙……”

    肖恩似嘲笑了一句,神情卻變得冷冽下來:“碧翠絲……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變成這樣不好么?”

    碧翠絲同樣被濺了一身血,笑容卻依舊天真無邪。

    天使與魔鬼,在她身上矛盾而又協調地統一了。

    “還有……告訴我,蘇魯在哪里?”

    她下一句問的話,卻令肖恩瞳孔瞪大:“你……你在問什么?”

    “蘇魯·波特利!之前就算他躲著我,我也能偶爾感應到他在這個世界……但這一年,他好像真的從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碧翠絲的臉上浮現出迷惘的神色。

    “你找他做什么?”肖恩心里不斷腹誹自己的室友,同時在心里為這兩人編出了一段可以上聯邦報紙連載的狗血故事。

    “找到他,殺了他!”碧翠絲理所當然地回答。

    “好吧……”肖恩翻了個白眼,感覺對這個世界已經徹底絕望了:“抱歉……我也不知道,十一局的條例很嚴,沒有多少假期,自從在尼亞市分別之后,我就沒有再見過他了……”

    實際上見過,但蘇魯隱藏了身份,肖恩當然不知道。

    “那真是遺憾呢……看來,你在他心里的地位也不是很重要,連成為人質的價值都沒有……”

    碧翠絲嘆息一聲:“那就成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

    她抽出染血的黑曜石匕首,重新舉起。

    “死定了!”

    肖恩閉上眼睛,開始默默祈禱。

    下一刻,預料中的痛苦并沒有到來。

    “終于找到了!

    相反,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肖恩睜開眼睛,發現一個黑眸的金發青年站在自己身邊,嘴角噙著一絲溫暖的笑意。

    “蘇魯?你的眼睛?”

    肖恩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不對……你怎么會突然出現?是我在做夢么?”

    “好久不見,碧翠絲!”

    蘇魯沒有管肖恩,而是轉身,看向了碧翠絲。

    他隱瞞自己的信息,就是為了出其不意地殺到碧翠絲面前,解決這個最開始留下的錯誤!

    在他額頭上,一個五芒星烙印浮現出來。

    嗡!

    似乎是共鳴,在碧翠絲額頭,一個同樣的符號艱難地浮現,只是其中一個代表主人,一個代表仆役。

    “臣服我!”

    蘇魯用低沉的聲音,緩緩說了一句。

    碧翠絲臉上滿是掙扎之色,但還是緩緩單膝跪下,似乎在表示臣服。

    “嗯?這什么情況?”肖恩一頭霧水,這個四階職業者,竟然在蘇魯面前一句話就跪了?

    “五……五階?”

    碧翠絲頑強地抬起頭,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彩。

    主仆契約本來就對主人一方有利,特別是蘇魯的職階比碧翠絲還高的前提下,一旦突然襲擊,出現在她面前,壓制不費絲毫力氣。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