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超凡黎明 > 第0567章 七不思議(三更求訂閱)
    藍星世界。

    蘇魯本尊凝神以對。

    良久之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看來我化身遇到的,是沒有實際傷害的詭譎?只是免費送了我‘深淵一日游’?”

    同為神靈,在自己的‘神國雛形’之內,祂并不懼怕九階主宰。

    “只是……對方應該注意到我的化身了……明明沒有占卜源頭,還是被拉扯了進去……念頭一動,就有響應,實在可怖!”

    “主世界中的發展,越來越有趣了呢……”

    本尊默默閉上雙眼。

    ……

    主世界,法雷爾男爵書房內。

    “詭譎……可以看作惡魔制造的高級詛咒?”

    雖然一些高階的惡魔職業者就有制造詛咒的能力,甚至五階【旅法師】時期的蘇魯也可以。

    但是,絕對不會有一個詛咒,比‘詭譎’神秘度更高!

    “這么想的話,我似乎曾經差點遭遇過‘詭譎’,那是歐文的時之循環詛咒,他穿越成為自己的祖先!”

    “任何時間詛咒,都做不到這點,除非是惡魔本尊親自布置的詭譎!”

    “這一次我遭遇的詭譎,似乎并沒有什么殺傷力,但毫無疑問,惡魔已經看到我了。說不定等會就有惡魔信徒上門拜訪……”

    至于殺了一個【虛空異魔】什么的,對于惡魔而言根本什么都不是,祂自己的信奉者們都在互相殺戮呢。

    “難道……還有可能合作?”

    蘇魯表情復雜地拿起羊皮紙,眼神突然一凝。

    那組成字符的黑色發絲突然一根根從羊皮紙中‘抽了’出來,令原本的字母消失,它們圍繞于羊皮紙周圍,形成精美的花邊。

    一行黑色的古拉姆語字跡,在原本的空白處浮現。

    “原來之前的繡字只是偽裝?這才是深淵詩篇真正的樣貌?也對……普通人怎么可能去了深淵又安然無恙地返回?除非本來就是騙局與偽裝!”

    蘇魯喃喃一聲,凝神看去。

    “深淵有七大不可思議的現象,寂靜、混亂、擴散……它們每一個都是有力的武器……寂靜的力量,能……”

    “這……”

    他立即看向屬性欄的鑒定:

    【能力3:圖譜——詩篇之中,記載著一件深淵神器的部分制作工藝,它是惡魔的饋贈,也是深淵的引誘!

    “真正的深淵詩篇,應該是描述深淵七大不可思議的現象與變化……它們是武器?”

    “那所謂的‘擴散’,就是白鷹聯邦還在流傳的詛咒模因之根源?由于有人開啟了真正的深淵詩篇,一絲‘惡魔武器’力量的擴散?”

    蘇魯突然明白了很多東西。

    “而我手上的,則是關于‘寂靜’的力量?神器級別的力量?”

    哪怕是現在蘇魯的本尊,也打造不出一件八階的神器,最多像希維納多那樣,弄一件七階的半神器湊數。

    并且,還不是立即就能打造出來。

    畢竟,本尊成為神祗的時間還太過短暫,需要慢慢的領悟與積累。

    但此時,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打造出一件自己的神器,獲得深淵‘寂靜’這個概念的力量!

    “神器不一定需要實體,它可以是一道能量,一束光芒,甚至某個‘概念’?”

    哪怕不按照惡魔所描述的‘宏偉藍圖’打造神器,光是上面的一些描述,就讓蘇魯有著獲益匪淺之感。

    “七大現象的力量……如果再集合為一體,會出現什么?”

    蘇魯有些向往,但看著屬性欄中‘它是惡魔的饋贈,也是深淵的引誘’的提醒,又有些不寒而栗。

    “一時的強大,真的是我所期待的么?”

    “哪怕搜集齊了深淵詩篇,獲得那‘七不思議’的力量,如果失去了自由的心,又能怎么樣?”

    “難道就為了成為惡魔的從神?”

    “呵呵……那我一開始就跳出【虛空異魔】道路的堅持與意義,又在哪里?”

    很快,蘇魯就平靜了下來。

    “這的確是……惡魔的誘惑啊!

    苦笑一聲之后,他將深淵詩篇收好。

    ……

    伴隨著新年的腳步愈加臨近,歡樂與喧囂的氣氛,漸漸包裹了整個薩克瑞德。

    由于要迎接建國慶典,藍橋大學也開始放假,布魯從學校中臭著一張臉回到了家里。

    晚宴上,愛爾瑪望著哥哥,又看了看父親,低頭吃著自己的晚餐。

    “父親大人!

    布魯終于忍不住先開口:“我的生活費……”

    “那不重要,你那個同學……伯里斯的事故,調查得怎么樣了?”蘇魯隨手給自己切了塊小羊腿肉,隨口問著。

    “教會與帝國監察部的人都來看過,確認伯里斯是惡魔信徒,那是儀式的反噬……可憐的伯里斯,他還被指控謀殺了某位同學的保鏢……”

    “惡魔的信徒不應該被憐憫!”

    愛爾瑪終于忍不住,抬頭插了一句:“真正可憐的是他的家人,哪怕沒有被論罪,也會從此生活在歧視中……”

    “嗯,伯里斯的家庭情況并不好,是極為優秀的特招生,他的腦子很聰明,看過一遍書就能記住上面的內容……”

    布魯說著,聲音緩緩低沉下去。

    對方是他的同學,也是一起在神秘社中學習的社友。突然落到這個下場,令他的心情非常沉重。

    一時間,竟然完全忘了生活費的問題。

    “那你的社團呢?”

    蘇魯喝了口嫩豌豆做的湯,繼續問道。

    “關門整頓……”

    布魯的頭更低了:“經歷了數番嚴格的審查,每個成員禮拜日還要去信仰的教會,向牧師報到……”

    “真是悲劇。我吃飽了!

    愛爾瑪飛快將甜點吃光,提著裙擺跑出了餐廳。

    “既然回來了,就好好休息,正好參加慶典……”

    蘇魯優雅地用白色餐布擦拭嘴角,起身離開。

    “咦?……我是不是忘記了什么?”

    布魯望著父親離開的身影,眼神略有些迷惘,旋即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對了……我的生活費呢?父親還沒有給我答復……難道他想餓死我?還是驅逐我出家族?”

    ……

    門外,鈴聲響起。

    “請問您是?”

    管家雷諾拉開大門,看見一位穿著舊大衣,有著一頭燦爛金發的男子站在門邊,他相貌英俊,嘴角噙著的一絲邪魅笑容,令路過的愛爾瑪有些移不開眼睛。

    “冒昧打擾,鄙人戴爾,求見法雷爾男爵!”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