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超凡黎明 > 第0007章 詭異(新書求支持)
    ,最快更新超凡黎明最新章節!

    包廂之內。

    鮮血鋪地,女尸躺在中間,身上還有一個五芒星法陣,五個角內各有一個充滿神秘氣息的符號。

    怎么看,怎么有一種邪惡的味道。

    ‘要是不成功,我除了殺人罪之外,還要加一個邪教徒的稱號了……’

    蘇魯木著臉,用古希伯語,沉重地吐出咒文:

    “我祈求黑暗的眷顧……”

    “我引導月亮的力量……”

    “那徘徊在黑暗中的靈啊……以我,施術者蘇魯·波特利之名義,召喚你們返回!復蘇吧。!”

    古希伯語是超凡世界的通用語,音調奇異。

    配合著低沉沙啞的咒文,蕩漾在四周,營造出可怖的氣氛。

    桌上的蠟燭驟然一暗,地上碧翠絲的尸體似乎動了動,又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

    “失敗了!”

    蘇魯頭疼欲裂,臉色凝重。

    他連超凡者都算不上,而這個技能等級又很低,失敗才是正常。

    咚咚!

    更糟糕的是,外面的走廊上,已經傳來腳步聲。

    ‘如果我是幕后黑手,肯定要讓人過來捉奸在床……呃,雖然不是這個意思,但道理一樣,沒多少時間了!

    蘇魯強忍著惡心頭疼,重新念誦咒文。

    既然已經做了,就要做到底,他性格之中,蘊含著一種執拗。

    并且,伴隨著不斷熟練,至少他念誦咒文已經變得很流暢,不再結結巴巴。

    而找到感覺后,自己吐出的音符也變得越發飄渺,仿佛冥界的贊歌。

    “先生?請問需要幫忙么?”

    房間內的異常,終于引起注意,門外傳來侍應生的喊聲。

    蘇魯的腦袋越發沉重,到了最后一句。

    ‘不好……怕是還要失!’

    一種預感,立即浮現在他心頭。

    外面,聲音愈急,已經發展為拍打,差點就要撞門。

    “……以我,施術者蘇魯·波特利……的名義……命令你,復蘇吧!”

    蘇魯腦袋昏昏沉沉,將最后一句咒文吐出。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最后一句嘟囔之時,他發聲低微,又似乎摻雜了另外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一加入,地上的五芒星法陣立即閃動猩紅色的光華。

    “成功了!”

    蘇魯一個激靈,感覺腦袋一下變得精神起來:“怎么回事?我感覺快要失敗了?最后的聲音,似乎還摻雜了一個……”

    他臉色瞬間變了。

    因為在儀式最后,他似乎聽到了另外一個存在的囈語:“以月亮的名義!”

    嗡!

    但一切已經無法挽回。

    碧翠絲的尸體上,五芒星的法陣閃爍血紅色的光華,驀然大亮。

    蘇魯悶哼一聲,幾乎癱倒在地:“該死!”

    這一刻,他又明白了一個道理,他果然不是超凡者!

    縱然施法成功,但沒有相應的‘法力槽’,因此這個術法,抽取的就是他的生命力!

    屬性欄上,體質一欄的0.9,頃刻間狂跌到了0.6!

    對蘇魯而言,就好像被一瞬間抽掉了不少血液與骨頭,臉色一下蒼白,萎頓在沙發上。

    嗡嗡!

    他勉強睜開眼睛,發現地面上的血泊此時仿佛擁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蠕動回流,進入碧翠絲的胸口。

    當血液都回流之后,傷口自動愈合,仿佛根本沒有發生過中刀的一幕。

    到儀式最后,碧翠絲身上的五芒星法陣也飛快縮小,來到額頭,似乎形成了某個烙印。

    光芒一閃,烙印立即消失,融入皮膚之中。

    蘇魯卻是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與另外一個存在相連,好像一條繩子,對面牽著某條小奶狗。

    “成功了!”

    他掙扎著,發出一個指令:“站起來!”

    碧翠絲的尸體動了動,從地面上爬起,面無表情,眼珠轉動,盯著他。

    ‘這有點滲人!’

    蘇魯勉強收拾了一下,打開正在被撞擊的房門,滿臉不耐煩之色:“怎么了?”

    “呃……”

    門外,原本一臉焦急的侍應生差點摔了個狗吃屎,飛快掃視一眼。

    嗯,一男一女,衣衫不整,男的臉色蒼白,這是消耗了多少體力?

    他有些尷尬,但還是咳嗽了下,問道:“先生,女士,請問有什么需要么?”

    “不……需……要!”

    蘇魯剛有了一個開口的念頭,一個女聲就從背后傳來,是碧翠絲,或者說,那個尸姬!

    “抱歉!打擾了!”

    侍應生滿臉尷尬的笑容,連忙關上門。

    蘇魯轉過身,覺得仿佛見了鬼:“狗屎!你還會說話?”

    尸姬是最低級的仆役,簡單而言,就是操縱尸體,仿佛馬戲團的玩偶娃娃一樣,根本不可能說話的。

    或許那些黑巫術大師能做到這點,但絕對不包括蘇魯!

    ‘所有的超凡儀式都十分危險,因為你不知道它最終的結果會導向何處……特別是偏向黑暗一類的,有很大可能會導致極為可怕的結果……’

    一段獵魔知識浮現出來,令蘇魯打了個寒顫。

    他注視著碧翠絲,不知道為何,感覺變成尸姬之后的碧翠絲,皮膚更加蒼白晶瑩,帶著一種冰山美人的氣質。

    “起立、坐下、伸手、抬腿……說話……咦?怎么不說了?”

    他又試了試,發現自己制作出來的尸姬,絕對是產生了某種變異,不是簡單的扯線木偶,而是可以根據自己的指令,進行半智能化操作。

    ‘好像……搞出了一個奇怪的東西!若是產生儀式變異,出現壞結果的可能性幾乎是九成九!’

    “算了!”

    蘇魯檢查了下包廂,發現之前的血液回流實在幫了大忙,整個包廂除了有些亂之外,沒有一滴血液留存,連自己與碧翠絲衣服上的血液,都回流進了尸體中。

    他立即穿上外套,命令碧翠絲跟在自己身后,一前一后地出了包廂。

    ‘先去人多的地方轉一轉,然后離開這里,越遠越好!’

    蘇魯好像情侶一樣與碧翠絲分別,卻暗暗下了指令。

    這指令的潛在意思,就是為我制作不在場證明,再死得遠遠的。

    如果是普通的尸姬,離開施術者一定距離,就會直接‘斷電’倒地,但這具顯然不同。

    由于變異尸姬的不可控性,蘇魯絲毫沒有研究的想法,只想離麻煩越遠越好。

    ‘對不起,碧翠絲,愿你的亡靈得到安息!’

    望著對方的背影遠去,蘇魯松了口氣,緊了緊衣服,準備去找個人多的地方定定神,同時為自己做個不在場證明。

    ‘這件事……不會這么結束的……’

    ‘該死……我的約會怎么會變成這樣?剛才那個侍應生……他的笑容讓我很不爽,雖然包廂內流血了,但我不是希望以這種方式啊混蛋!’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