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超凡黎明 > 第0291章 冥想(加更求月票)
    如果知道對方是高級巫師的話,作為中級巫師的銀眼絕對不會出來緝捕對方的。

    更何況,由于職業特性,還有外界的打壓,高級巫師比白銀騎士還要稀少。

    “達然學派?有趣!”

    蘇魯笑了笑:“你們對金屬的利用,特別是水銀的構思,令人沉迷!

    他也算半個施法者,巫術筆記還是看得懂的。

    并且,也差不多了解了這個世界的‘巫師’。

    他們實際上是對于施法職業的統稱。

    比如這個銀眼,如果去主世界,或許就職的是【金屬法師】,除此之外、還有【元素法師】、【幻術法師】等等,但在這個世界,神秘側還沒有發展得那么宏大而詳細,將一切非騎士的超自然力量,都歸于‘巫師’。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那位疑似【牧龍人】或者【龍騎士】的德拉貢一世,就被巫師們認為是一位超乎想像的‘巫王’!而騎士們則堅持認為他們的開國君主是一位強大無比,能駕馭巨龍的騎士!

    “能被大人夸獎,是我們學派的榮幸!”

    銀眼巫師驕傲地挺了挺胸膛。

    “竟然涉及人體改造,將近一半血液都換成了水銀,這么瘋狂的想法,虧你們想得出來,關鍵是還成功了!”

    蘇魯敲擊著銀眼巫師的筆記本。

    似乎是因為諸神黃昏的關系,單純的元素系巫師在這個世界根本不吃香,戰力太弱。

    因此,巫師們選擇了另辟蹊徑,也就是改造自身的道路,通過移植一些強大詭異的血脈,由此保留了一定的‘類法術’能力。

    “這是我達然學派的最高秘法,可惜我只能完成一半,根據記錄與推測,如果到了最后,或許我們這個學派的巫師會成為純粹的金屬生物,變成另外一種生命形態!

    銀眼不由說道。

    “嗯,所以說很瘋狂,也很強大!

    蘇魯笑了笑:“而我更好奇的,是你們駕馭這種力量的法門!

    能在諸神黃昏的情況下晉升,不僅本身資質要頂尖,還需要十分強大的傳承!

    特別是這種兇殘的身體改造與血脈移植,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精神力協調內分泌、排異反應等身體要素,血肉崩潰是唯一的下場。

    “大人說得是冥想法?”

    銀眼感覺有些奇怪了,這個已經是高級的巫師的家伙,難道還不知道冥想法么?

    ‘果然是這個!’

    蘇魯心里一定。

    他知道冥想法,這是白塔中奧術師才會接觸的內容,能主動錘煉精神力,快速恢復精神,具有相當強大的輔助能力。

    不過在主世界的施法者中,一般需要三階以上,才會接觸到這方面的內容。

    想不到在這個世界,冥想法幾乎是入門!

    ‘是因為靈潮低谷,必須主動錘煉,才能進步么?’

    ‘當然,也可能是冥想法在主世界太過珍貴,被大勢力嚴格封鎖起來了!

    蘇魯眼珠一轉,想到了原因,突然眼眸大亮:‘這個世界雖然處于低谷,但既然有著諸神黎明,肯定就有一些厲害的傳承,或許我可以好好搜集一下!’

    他盯著銀眼,臉色一沉:“你帶著人來追殺我,知道我為什么要留下你的性命么?”

    “不知道……”

    銀眼身上一寒,下意識地回答。

    “我需要你的冥想法!”蘇魯不客氣地說了。

    這是在對方的巫術筆記上都沒有記錄的內容。

    “可以!”

    銀眼答應得毫不猶豫,因為各個學派的冥想法不同,他這一系的冥想法,只對學派的巫術有用。

    他想不到對方要這個能做什么。

    ‘這么簡單?’

    蘇魯瞪了他一眼:“那你好好說一說,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好!”

    銀眼坐了下來:“我達然學派的冥想法,被稱為‘水銀冥想’,主要是……”

    不僅蘇魯,旁邊的漢姆等三人,甚至醒了的艾里,都不由伸直耳朵傾聽。

    可惜,他們記憶力有限,很快就發現記不住多少,前面的更是很快就忘了。

    而哪怕記住了,對巫術一點都不了解的他們,也根本理解不了。

    “原來是這樣……”

    倒是蘇魯,對此很有啟發,但也僅僅只是啟發而已。

    因為他發現這個世界的冥想法更類似一種精神改造,或者說靈魂改造,某個學派的冥想法,就改造得適合那個學派的巫術修煉。

    對于其它學派的巫師而言,根本沒什么用,反而很有害!

    難怪銀眼說交就交,一點都不心疼。

    ‘我需要的冥想法,應該是通用類型的,否則還不如慢慢休息恢復呢……’

    蘇魯按揉了下眉心,望著天邊出現的朝陽:“我準備上路了,銀眼大師,你準備去那里?”

    “我么?”銀眼苦笑了下:“我想追隨著大人!”

    他有些不敢回去,生怕被暴怒的伯爵遷怒。

    萬一自己拒絕的話,對方搞不好會直接殺了自己。

    并且,這可是一位難得的高級巫師,跟在對方身邊學習的機會,可不是哪里都有的。

    “我們也是!”漢姆三個對視了一眼,同樣說道。

    “你們想成為我的隨從?”蘇魯沉吟了下:“可以……不過……”

    他指了指被綁在樹上的艾里:“我需要你們證明自己的忠誠!”

    銀眼與漢姆對視了一眼,紛紛拔出武器,圍了上去。

    “不……”

    艾里徒勞地想要掙扎,驀然轉化為高亢的慘叫,在樹林里驚起一片灰雀。

    “做得不錯!

    蘇魯騎上馬,看著跟來的四人:“你們既然成為我的隨從,我也不會虧待你們……我將教導你們神秘的力量,引領你們進入神秘的殿堂,甚至……更上一層!”

    在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他看到銀眼的眼睛驟然亮起。

    “感謝您,我的大人!”

    拉弗立即大聲道謝,生怕蘇魯反悔。

    “我只求能跟隨著大人,學習一些知識就足夠了,畢竟……學派之間的隔閡……”銀眼亮起的眼眸又黯淡下去。

    “哈哈……你放心,我所在的學派,絕對不會與任何學派沖突,卻能調動超凡的力量!”

    蘇魯大笑道。

    “竟有如此神奇的巫師流派?”銀眼驚訝地詢問。

    “當然!它的名字是……”蘇魯的嘴角略微翹起:“狂妄學派!”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