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我是都市醫劍仙 > 第772章 來者不善
    ♂nbsp;   “別急,若是我能逃得出去,自然會設法放大家離開的!标愶L淡淡地說著,隨即就閉上了眼睛開始養精蓄銳。

    “哼,兩個毛頭小子胡說八道,還真有人相信呀?!”此時一個帶著幾分尖酸的聲音響起,滿是不屑地道:“都被抓進來了,還想要逃出去,做夢吧!

    “你不想活了,還不許別人有點希望嗎?”有人冷哼道。

    “我沒說不許呀,可你那瞅那小子的德性,他像是有辦法逃出去的樣子嗎?指望他,咱們全都得完蛋!蹦羌馑嶂擞值。

    “可不指望著他又指望誰,你嗎?”

    “我但凡有點辦法,還會被那些妖崽子給抓起來……”

    怒氣勃發的低喝一聲后就沒有了后面的話,良久后四周傳來了幾聲嘆息。

    陳風仿若沒有聽到周圍眾人的話,只是盤膝坐在籠子中,閉目打坐。

    此時他的注意力卻是放在了身在宮殿之內飲酒的陳金烏身上。

    這座大殿相當寬敞,至少有數千妖族匯聚,其中絕大多數都有著堪比a級修煉者的實力,還有一位妖帝,跟陳金烏一樣單人單桌自斟自酌,沒有哪個妖族敢湊過去討沒趣。

    數千妖族湊在一起,屋內的妖氣濃郁至極,幸虧陳風將陳金烏派了過來,若是他自己親至,必然會很快被人發現。

    “當當當……”一陣敲打玉板的脆響聲中,大聲交談的眾妖都安靜了下來,隨即有人道:“大家肅靜了,裂空妖帝來了……”

    陳金烏精神一震,旋即便低下頭去,目光凝望手中的酒杯,仿佛瞬間就神游天外了。

    此時寶庫內的陳風卻是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望了一眼四周,伸手在籠子邊上一按,隨后一推,就徑直打開了滿是禁制的籠子,從中走了出來。

    一直在留意著陳風的動靜的狄焰頓時就呼吸急促起來。他沒敢說話,只是激動地朝著陳風揮了揮手。

    陳風沒有急著去救狄焰,而是手指彈動,將一枚枚靈石煉制的陣基彈向四周。

    當三四十塊陣基落在方圓四五百米的范圍內,陳風雙手掐訣,將一道道法訣打出去,旋即一道道光華無聲飛出,勾連在一起,瞬間就結成了一個遮掩靈氣波動以及聲音的陣法。

    有了這陣法,陳風就可以最大限度的確保他放出籠中眾人的過程中不會驚動寶庫內外的妖族。

    事實上,陳風選在此時動手也是因為前來道賀的妖族差不多已經到齊,所以寶庫內也就沒了之前絡繹不絕的運禮物的景象,小妖們也不敢冒然進來,只要他遮掩的夠好,完全可以在不驚動妖族的情況下將眾人都救出來。

    身在籠子里的眾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陳風的動靜,全都激動了起來,卻沒有出聲催促,都竭力的保持安靜。

    見眾人如此,陳風放心了許多,他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遇到的是一群豬一般的隊友,那樣非但幫不上忙,搞不好還會拖累自己。

    其實他布陣還有個目的,那就是放著有豬隊友搞事情。如果真有這樣的蠢貨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滅殺。

    幸好這些人還算冷靜,這讓陳風對他們的印象好了不少。

    當下陳風先將狄焰從籠中救了出來,隨后就讓他去救其他人。反正陳風也沒打算在元靈大陸久留,所以這救人的恩情他要了也沒用,索性就便宜了狄焰,對他將來未必沒有好處。

    至于陳風則在寶庫內飛速的逛了起來。

    那些妖族能送給裂空妖帝的禮物,品質都不會太差,要不然就不是送禮而是結仇了,所以對陳風來說入目所見都是好東西。

    他現在需要發愁的反倒是儲物袋子有點小了,未必能夠把這些東西都裝得下。

    兜兜轉轉,撿取了所能看到的所有價值最大的東西后,陳風決定要離開,隨手還不忘扔下了數十道符箓,并且還用十余枚靈石布置成了一陣陣法。

    稍后只要有小妖在進入寶庫,不小心觸發陣法的話,那么所有的符箓將會瞬間爆發,到時候寶庫將會徹底被毀。

    陳風這么做當然不是為了掩飾自己拿了許多東西的行為,而是想要制造更多的混亂,讓裂空妖帝忙于應付,顧不上去查看胡靈兒和元凰。

    陳風暗中布陣時,狄焰已經救下了其他人。

    這些人當然也不會空手而走,當下也是拿了許多東西,同時也有樣學樣的布下了一些陣法。

    “諸位,咱們就此作別吧,出去時小心些!痹趯殠扉T口,陳風跟眾人拱手道別。一旁的地上還躺著數十個負責搬運禮物的小妖,只是現在的它們都已經命喪黃泉。

    只要沒有被籠中的陣法鎮壓著,一眾實力都在a級的人族修士滅掉一些化形都不完全的小妖還是相當容易的。

    “保重!

    “后會有期!

    ……

    沒人問陳風去干什么,也沒人主動提出要幫忙,一眾修士只是朝陳風拱手道別就揚長而去。

    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陳風對他們來說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哪怕是陳風救過了他們,指望著他們就拼死拼活的幫著他救人也不現實。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钡已嬗行┎缓靡馑嫉氐。

    “不必!标愶L搖頭道:“你還是小心自己吧,你們一群人族修士,實力還都不弱,在滿是妖族的地方沒頭蒼蠅般亂竄,太醒目了,千萬要謹慎些!

    “嗯!钡已纥c點頭,跟陳風揮手告別后,望了一眼之前走的那些人,想了想后最終沒追上去跟他們匯合,而是換了個其他的方向。

    陳風沒在意狄焰的去向,他穿上了一件仆役們的衣服,盡量將自己偽裝的如同隨處可見的奴仆一般,朝著之前已經從幾個小妖口中問出來的新納的小妾所在的位置而去。

    盡管陳風的氣息跟妖族迥然不同,不過他行走時格外小心,盡量避開其他的仆役,倒也沒有驚動任何仆役。

    十余分鐘后,陳風在一連又干掉了兩個仆役,換了兩身衣服后,總算有驚無險地摸到了據說胡靈兒和元凰被軟禁的地方外。

    “轟隆……”正當陳風看看高聳的宮墻,考慮該怎么進去時,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聲音實在是太大,以至于哪怕是隔著很遠,都聽的格外清楚,甚至連地面都因為產生這巨響的爆炸而發生了微微的震蕩。

    陳風循聲望去,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煙柱沖天而起,看起來仿佛是要張牙舞爪地飛上九天的黑龍一般。

    單憑這濃煙,陳風就不難猜到寶庫內的損失必將相當嚴重。這次裂空妖帝怕是要心疼的滴血了。

    事實上,現在的寶庫已經因為之前的爆炸而坍塌了大半邊,就算現在整體結構還面前完好的部分其實也已經滿是裂痕,不知道何時就會崩塌,至于寶庫里面的東西更是損壞嚴重。

    這一切都是因為陳風等人離開前布置的陣法。

    倘若只有陳風布置的那陣法和一把符箓,雖然肯定會造成破壞,但是絕對不會如此嚴重。

    可加上其他人族修士留下的后手,那結果就不同了。這些人被莫名抓來,還被妖族當成了禮物送給裂空妖帝。若是不被陳風所救,結果很有可能就會被當成血食吃掉,運氣好的話死不了也會成為最卑賤的奴隸,在這里勞作到死。

    單憑這些就足以讓任何人都憤怒無比了,況且這些還都是實力強大的人族修士,他們在籠中時多么驚懼,那么脫困后就會有多憤怒,有機會的話,當然要瘋狂報復裂空妖帝。

    于是其中的幾個擅長陣法的人族修士就在陳風留下的陣法基礎上開始了延伸和拓展。

    利用寶庫內數量不少的靈石,布下了一連串的陣法,與寶庫內原有的陣法進行了勾連。

    只是這種勾連卻并非強化原有陣法,而是要對其進行破壞。

    結果也恰如他們所預期的那樣。當運送禮物過來的仆役見到了躺在寶庫門口的那些仆役尸體后,肯定是驚慌無比,一邊示警,一邊跑進寶庫內檢查是否有損失。

    這些匆匆忙忙闖入的仆役只顧著檢查藏寶有無丟失,哪里會顧得上看別的。況且以它們的實力又怎么可能發現的了陳風等人留下的陣法。

    于是就在他們四處搜查時,直接觸發了陳風留下的陣法,于是靈石上光芒驟然閃動,與其相連的術士道符箓直接被觸發,一道道的光芒當場爆發,朝著四面八方散開。

    就在這些光芒沖擊和破壞周圍的一切時,其他人族修士留下的陣法也被觸動,越來越多的陣法光芒迸發出來,然后整個寶庫就像是被扔進了一個點燃的大炮仗并且還蓋上了蓋子的飯鍋似的,下一刻就是一聲巨響,濃煙滾滾而起,寶庫當場就被毀了一半多。

    “怎么回事?!”

    “難不成是有敵人攻打進來了?!”

    …………

    巨響傳過來時,正紛紛向裂空妖帝道喜的妖族們全都是一愣。

    邊跟眾妖族寒暄,邊暗中打量著前來做客的兩位妖帝的裂空妖帝臉色更是微微一變。

    “莫非是這兩個家伙來者不善,想要與我為敵?”裂空妖帝身上威壓散發出來,冷厲的目光看向了堂上坐著品酒的大日妖帝以及另外一邊的蹈海妖帝,越看越覺得倆人不對勁。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