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 第兩千八百零九章 任何人都不能代替顧子琛做選擇
    黎子辰的這番話,讓顧子琛許久之后都未曾反應過來。

    顧子琛疑惑的抬起了腦袋,這才看向了面前長的和他一樣的男人。

    二十年了,就連黎子辰都老了。

    “哥,你在說什么?我怎么一句都聽不懂?”

    “什么脫離苦海?什么好消息?”

    他疑惑之下,視線卻繼而緩緩的放在了黎子辰手里的針管上。

    針管里承載著清澈透明的藥水,看著仿佛都在散發著神秘的氣息,讓人隱隱感覺到毫無安全感。

    黎子辰緩緩抬起手里的針管,冷眸里盡是平靜:“待會你就會知道了!

    眼看著他要動手,凱西實在是不忍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等等,子辰。我覺得還是不行,我們不應該這么做……就算,就算顧子琛痛苦了二十年,尋找了二十年,浪費了二十年的時間!

    她的眼眸里顫動著光芒,“可是,這些都是顧子琛的選擇啊。其實我們也只能看到了所謂他吃苦的一面,但是卻沒有看到,這二十年來,他一直都在堅定不移的選擇了冷安安!

    她的手越抓越緊:“任何人都不能代替顧子琛做選擇啊,你明白嗎?”

    黎子辰眉頭緊鎖,這些話,他當然都深深的明白著道理。

    但是,此時此刻,他卻一點都不想明白。

    他眼里盡是無可撼動的堅定,“當初,我也是這么想的?墒墙Y果是什么?”

    “結果就是,我眼睜睜的看著我的親弟弟在這二十年里受盡折磨和磨難。眼睜睜的看著他浪費了二十年的時光,甚至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倒下!”

    “險些丟失了性命!”

    他突然大喊出來,目光也是死死的鎖定在了女人的身上,和她對視。

    “凱西,你知不知道顧子琛對于我來說有多重要?他是我的手足兄弟,雙胞胎兄弟!他是我的命!哪怕是要我看著我出事,看著我死,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出事!

    所有人都不會明白黎子辰和顧子琛之間的感情。

    他們雖然從小就被分離,但是三歲時候的第一次相遇,雙方就互相被對方吸引。

    而后就是為了尋找真相而一起努力,兩人經歷了許許多多多的困難,甚至被追殺。

    各種生命危險,各種各樣的事故。

    他們兄弟兩人相互扶持,相互信任的走到了現在。

    整整近四十年,他們的感情早就已經是雙方的血都仿佛融于一體了。

    這種感情,常人所無法 理解。

    特別是黎子辰,他從小便是被聰明,總是能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玩意的顧子琛保護。

    而顧子琛卻只是弟弟。

    現在,他是哥哥,他要保護好他的弟弟。

    擔負起哥哥的責任。

    凱西知道他的感情,也明白他的堅定。

    她低垂下了眼眸:“子辰,這些我都明白?墒沁@件事,我們應該征求顧子琛的意見。萬一,萬一他不愿意,萬一他以后怨恨我們該怎么辦?”

    “萬一……我說萬一,她真的回來了怎么辦?”

    黎子辰的眼里盡是空蕩蕩的失落,眼里再也不見一絲一點的光芒。

    對于這種結果,他仿佛已經不在意了。

    “子琛說過,過了這二十年,他就放棄。而現在他好不容易醒過來了,就應該放棄了。我不會再讓他繼續痛苦下去了!

    他還記得,顧子琛說他累了。

    顧子琛說,再找過這二十年之后,他就徹底放棄了。

    所以,他就在為此努力。

    他要放棄,他便幫他。

    黎子辰冷冷的甩開了凱西的手,“而且,她不會回來的。都已經二十年了,子琛不必再等了。我們也不必再等了!

    “就算她真的回來了,我也不會原諒她!

    別人能夠原諒她,他不能。

    顧子琛這二十年來是怎么過來的,他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他的痛苦,他的夜夜買醉。

    他都看在眼里。

    在別人看來,二十年來只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這樣過去了。

    但是,在黎子辰看來,顧子琛的每一天,他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二十年,二百四十個月,七千三百天。

    這是一個多大的數字。

    而顧子琛卻一個人承受了這么多天的折磨和痛苦。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支撐到現在的。

    黎子辰只知道,若是顧子琛再這樣下去的話,他一定會支撐不住的。

    這一次顧子琛倒下,差點被騙,差點用假的,不符合血型的腎臟給害了。

    還好是有一個神秘人捐獻了腎臟救回了顧子琛的性命。

    若不是有那個神秘人的話,那么后果將不敢去想象。

    這一次是有神秘人相助,那么下一次呢?

    下一次又會發生什么?

    誰也不知道。

    所以,為了顧子琛的安全著想,他只能這么做。

    他只能杜絕后患。

    讓這樣危險的情況,永遠都不可能發生。

    顧蔓蔓也顯得十分的猶豫。

    她那只已經老去,留下不少皺紋的手掌輕輕的抓緊了黎瑾澤的大手。

    “子辰,雖然我們黎家一直都沒有放棄尋找,但是……但是這樣做的話,真的是對的嗎?”

    她不忍于此。

    冷安安是冷傲天唯一的獨女。

    她也曾答應過冷傲天,一定會把冷安安當成親生女兒一樣好好照顧,好好對待。

    絕對不會讓冷安安受到一點點的委屈。

    可是她卻讓冷安安跑了。

    這一跑,就是二十年。

    這二十年來,她也不知道冷安安在外面過的好不好,有沒有穿好吃好用好。

    這些,她都不知道。

    顧蔓蔓十分自責。

    冷安安一天不回來,顧子琛一天不能恢復正常的生活狀態,她就一天不能放心。

    之前,她看出了顧子琛如此消極的態度。

    這讓她十分擔心。

    所以她才會想著,讓喬喬成為陪伴顧子琛的女人。

    讓喬喬成為她的兒媳婦。

    對于這一點,作為一個母親來說,她是自私的。

    她并不反對顧子琛尋找冷安安。

    但是,她只是希望顧子琛的精神,健康方面都能好好的,能不再這么消極悲傷,夜夜買醉。

    身為一個母親,她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成為這樣。

    顧子琛坐在病床上,實在是不忍打斷了幾人。

    他的眉頭緊鎖:“等等,媽,你們到底在說什么?我怎么聽著感覺你們像是在說冷安安?”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