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 第605章 初步改造
    柴傾城看她一臉的倦意,連忙伸手將她拉住!鞍,你餓不餓,今天我做東西給你吃好不好?保證你沒吃過!

    春蕊一愣,搖了搖頭!霸趺茨茏尶ぶ鹘o奴婢做吃的,還是奴婢去做吧!

    然而胳膊上的手依舊沒有松,柴傾城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拉著她徑直往廚房走了過去。

    “哎……郡主……”春蕊剛喊出兩個字出來,就被柴傾城回頭,比了個“噓”的手勢。

    “大家都睡了,小聲點!

    春蕊點了點頭,任憑柴傾城拉著她,兩人走到了廚房里,柴傾城翻翻找找,終于在角落里翻到了兩塊大白薯。

    柴傾城一手一個,對著還在身后翻找的春蕊眼前晃了晃,“帶上火石,我們走!

    說著腦袋一偏,春蕊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夜晚的御花園中一個人也沒有,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呲——”

    隨著一聲石頭摩擦的聲響,一縷微小的火光升起,隨之是逐漸變大的火苗盛開在架好的柴火堆上,映照出兩張臉上。

    “郡主,這是……烤白薯?!”春蕊看柴傾城蹲在水邊,一邊舀水洗著手中的白薯,一邊往火堆上不斷堆著柴火,頓時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

    柴傾城點了點頭,摘了幾片落葉將白薯層層疊疊包了起來,偏頭看著春蕊問道:“怎么?你吃過?”

    春蕊一笑,從柴傾城手中接過去一個,蹲下去不緊不慢地包了起來,“那當然了。奴婢從小生在村莊里,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白薯成熟的時候了,晚上幾個小伙伴一起出去點起一堆火,再從田里刨出幾個白薯,放在里面一烤,那滋味……”她說著還閉起了眼睛,似乎在回憶記憶中的那種香味。

    柴傾城一笑,說話間兩人已經麻利包好了白薯,只不過柴傾城包地凌亂,落葉的柄部和狹長尖銳的頂端橫七豎八地伸出來,整個白薯像個不好惹的刺球,反觀春蕊手上的那個倒是表面光滑,連打的結都顯得又好看又結實。

    “郡主,這樣綁是不行的!贝喝锟匆姴駜A城手中包的跟在刺球一樣的白薯咯咯笑了起來。伸手從柴傾城手中拿了過來,在空中抖了幾下,“咕!,白薯像靈巧黏滑的泥鰍一樣掉了出來,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咕嚕咕嚕滾到了柴傾城腳下,春蕊伸長了手將它撿了起來,用新撿來的樹葉將它包好。

    “我這不是不像你經驗那么豐富嘛……”

    柴傾城有些尷尬地小聲嘟囔了一句,見她手下的動作已經完成,連忙拿起靠在一旁的粗棍子伸出去將火往左右撥成兩撮,中間留出個空當出來。

    “快放進去!辈駜A城對著春蕊偏頭示意著。

    春蕊一笑,伸手將兩個包的圓滾滾的白薯滾了進去,柴傾城又將兩旁的火撥到了一起,復將粗木棍靠在一旁,伸手添了好幾把柴火之后,這才拍了拍手上的灰,站起身來,與春蕊往前走了兩步,并排坐到湖邊。身后是扶搖直上的熊熊篝火,面前是宛如銀絲帶般緩緩飄動的湖面,周圍一片靜謐,耳邊是不是傳來柴火燃

    燒發出的噼里啪啦的爆裂聲。

    “真好啊……”春蕊晃蕩著雙腿,感慨道。

    柴傾城側頭看著她,月光在她臉上打上好看的陰影!笆窍爰伊藛?”

    柴傾城見她臉上似乎有些落寞的表情,開口問道。

    春蕊卻搖了搖頭,轉過頭來看著柴傾城,說道:“算是吧,奴婢從小無父無母,吃罷加飯長大的!

    原來又是一個沒有家的孩子啊。

    柴傾城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看著春蕊的側臉上似乎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哀愁,連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是還有我們嗎?我們以后就是你的家人!”

    柴傾城對著她真誠一笑,自己何嘗不是糊里糊涂闖進這個世界里的孤兒呢。

    “郡主,您真是我見過最奇怪的主子了!贝喝锟粗駜A城放在她肩上的那只手,淡淡開口。

    柴傾城一愣,訕訕將手伸了回去,是不是自己表現的太過奇怪了?

    春蕊直直側過頭看著柴傾城的臉,笑著說道:“郡主,您知道嗎?奴婢從八歲開始就入宮當了宮女,見過很多個貴人,沒有一個像您這樣,在危難的時候,把奴婢護在身下。像我們這樣的奴婢,在主子心中就是一件物品,活著為主子盡心盡力,死了一張草席卷了扔出去,也算過完了這一生!

    柴傾城呆呆地看著春蕊,聽著她面色如常地講著這種極其涼薄的話,心中有些疼惜。只不過是十四五歲的年紀,居然就看透了生死。

    柴傾城伸手用力攬住春蕊單薄的身子,似乎是想給她傳遞一些溫暖,然后坐直,右手在地面上摸索著,待摸到一枚堅硬冰冷的石子,拿了起來,一使勁,拋進了湖中,頓時濺起了層層漣漪,一圈一圈地擴散開來。

    然后轉頭看著春蕊認真開口:“春蕊,我從不這么想,你也不要這么想,你知道嗎……”她頓了頓,將頭轉了過去,直直看著湖面,漣漪擴散到她們腳下,兩人的倒影扭來扭去,蕩漾開來。

    “有那么一個地方,每個人都是單獨的個體,沒有誰是誰的奴婢,沒有誰生來就是伺候別人,或者被別人伺候的。在那個地方……”柴傾城對上春蕊的眼睛!懊總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不同!

    春蕊呆呆地看著柴傾城,似乎是被她剛才這一番驚天地泣鬼神的話語給驚住了,半晌之后,微微一笑,看著自己的腳面,“那個地方一定很好吧……”

    柴傾城說完就感覺壞了,她不應該說這些話的。萬一有人將她這番話記在了心上。然后出去搞革命,那歷史豈不是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柴傾城你真蠢!嘴上應該帶把鎖的!

    柴傾城在心中罵著自己。

    兩人不再說話了,皆直直看著前方,點點火光灑在湖中。

    “好香啊……”

    一股清香的味道慢慢飄了過來。

    柴傾城起了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沖著漸漸滅下來的火堆走了過去,拿起粗棍將火苗撥向一邊,給上面加了些柴火,火舌見到新的燃料迅速躥了起來。

    柴傾城將另外一邊撲

    滅,伸棍在灰燼里來回撥了撥,兩個烏凸起的烏黑球體從里面慢慢顯現出來,柴傾城瞅準,伸出棍子使勁一戳,兩個東西彈到干草地上。

    柴傾城眼睛一亮,將手中的粗棍一扔,伸手拿起其中一個,剛伸手碰到,卻又像碰到針尖一樣縮了回去,齜牙咧嘴地叫了起來!八弧瓲C死我了!”

    那烤熟的白薯就像是活蹦亂跳的魚一樣在柴傾城的兩只手間來回跳著。

    春蕊聽到柴傾城的哀嚎,無奈一笑,轉了起來,從旁邊拾起幾枚大葉子,走了過去,對著柴傾城說道:“吶,放上來吧!

    還不等她說完,一個東西在空中拋成一條拋物線,準確無誤地投射到了春蕊手中的葉子上。

    “你看,這是我們烤的烤白薯哎!辈駜A城只覺得十分神奇。

    春蕊看著她臉上的孩子氣,笑了笑,兩手隔著葉子一扭,然后再展開唉,一股濃濃的熱氣冒了出來,于此同時,一股濃烈的清香味道撲鼻而來。

    春蕊將手中的紅薯遞給了柴傾城,笑著說道:“郡主,你不是餓了嗎?嘗嘗吧!

    柴傾城看著她搖了搖頭,彎腰從地上撿起幾張葉子,手指隔捏著葉子從春蕊手上捏了一半出來!皼]有外人在的時候,我們是平等的,快吃吧!

    柴傾城看著春蕊,一直從對方眼中看到一絲水光,蹭了蹭她的胳膊,示意她快吃。

    春蕊緊緊抿著嘴巴,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吃了起來。

    “嘿嘿……”

    月光下,兩個女孩子站在篝火旁吃著烤白薯,火光映照著在兩人的臉上。

    柴傾城恍惚間只覺得自己回到了現代,若是身旁有一座田埂,那就更完美了。

    夜色深了,御花園中滿地的白薯皮,已經滅掉的火堆中還泛著點點紅色的火星,被風卷起吹散在空中。

    翌日一早,柴傾城早早出了宮門,懷中帶著昨天伏案一天的成果。

    剛走到天香樓門口,遠遠就看到幾個壯漢站在二樓的挑臺外面,熱火朝天地干著活,一根長長的韁繩從上面伸了下去,底下站著兩三個小廝,將繩上的鉤子取下,給空掉的竹簍里裝滿磚瓦,然后再勾上,沖著上面打個手勢,韁繩帶著竹簍晃晃悠悠地升了起來。

    駱掌柜的效率也太快了吧。昨天剛說,今天就安排上了?

    柴傾城走了進去,“最近,生意都這么好嗎?”柴傾城好不容易從嘈雜的人群中穿了過去,背靠著柜臺,對著手指在算盤上飛快上下撥動的駱掌柜問道。

    那駱掌柜抬頭,對著柴傾城一笑,手底下依舊飛速地撥動著。

    “自從推出了杜康酒之后,生意就一直很好!

    柴傾城見他說完,不急不緩低下頭去,在賬本上記錄著數字,驚訝地指著賬本問道:“駱掌柜,您可以完全不看,只憑觸感就知道是多少嗎?”

    駱掌柜緩緩合上賬本,從里面走了出來,看著柴傾城說道:“對于一個摸算盤摸了三十幾年的人來說,這算不得什么本事。倒是柴小姐看完之后,有什么感覺嗎?”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