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擺脫
    小路盡頭不是很黑,所以佟冬季一眼就看到了那陰影里的一抹倩影,仔細看那人的臉,她忽然深吸了一口氣,難以置信的開口。

    “吳……吳……!

    吳只只怎么都都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出來跑一陣,竟然碰上了顧有汜……和他的女朋友,啊不,現在應該是前女友了吧?

    不過他們的樣子看起來真的算不上融洽,吳只只絲毫不想進入戰局,只是望了一眼又急忙收起來,一抬腳準備快步離開。

    “汪……!

    顧有汜看到吳只只一時間有些失神,沒有抓好手里的牽引繩,嗯嗯就趁著這個機會飛身一撲,邁開四爪,矯健的向著吳只只沖了過去。

    吳只只還沒有跑開幾步就被嗯嗯給追上來了,嗯嗯飛快的追趕著她,看它的模樣似乎還以為吳只只再跟自己跑著玩。

    紅色的牽引繩被它拉在地上,跑的那叫一個快活。

    “回去,嗯嗯回去!”吳只只一邊跑一邊讓它回去,可是一向聽話的嗯嗯這一次絲毫不聽她的。

    它加快了步伐,沖到了吳只只前邊擋住了她的去路,不僅如此,它實在是太興奮了,腳步一頓,立刻就對著正面向自己過來的吳只只撲了上去。

    不過片刻,吳只只就被一只到她大腿處的大狗給撲了個滿懷,她一時沒有穩住身形,在嗯嗯撲上來的那一刻里,后腦勺和大地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嗵’的一聲,那是吳只只后腦殼碰到堅硬地面的結果,她來不及想著被顧有汜看到這幅樣子會怎么樣,腦后的疼痛感席卷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而嗯嗯此刻還在為自己攔了下吳只只而高興的頻頻伸舌頭,還覺得不夠,為了表示歡喜,它伸出舍友對著吳只只的臉就是一陣狂舔。

    顧有汜急忙追上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吳只只被嗯嗯壓在身下的模樣,他臉色一冷,急忙喝到。

    “嗯嗯!”

    嗯嗯還趴在吳只只身上沖著他哈氣,顧有汜立刻上前,一把將它從吳只只身上扒拉下來,嗯嗯委屈巴巴的還想湊上去,卻被顧有汜一個眼神給駭的再不敢亂動。

    吳只只捂著后腦腫起來的疙瘩,急忙甩開顧有汜扶著自己的手,感激而有距離感的退后一些。

    “嘶……謝謝!

    顧有汜嘴唇抿起來,不知道現在應該說些什么。

    吳只只說完謝謝便要離開,才剛剛走了兩步,卻又走不動了,她低頭,正好看到了嗯嗯閃亮的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而它鋒利的牙齒此刻正緊緊的咬著自己的褲腳。

    吳只只忍不住失笑,她蹲下身,另外一只手來回的撫摸著嗯嗯身上柔順的毛發,“好了,我要走了,下次再來找你玩好不好?”

    嗯嗯委屈巴巴的嗚咽了一聲,聽起來倒好像是不信,畢竟她上一次一言不發的就離開了足足兩年之久。

    吳只只一時間有些尷尬,沒有辦法,她將求救的目光投在了顧有汜身上。

    “嗯嗯,放開她!鳖櫽秀崦畹。

    嗯嗯再次小聲的嗚咽了一句,嘴巴還是緊緊咬著不放開,顧有汜長出了一口氣,上前便要將嗯嗯拉走。

    一人一狗就這么杠上了。

    顧有汜沒有任何形象可言的抱著嗯嗯的身上就要把它往后邊拉,可是嗯嗯不松口,顧有汜拉它,它就扯著吳只只。

    五分鐘之后,兩人一狗依然保持著最開始的模樣,吳只只看著眼前的畫面,實在有些忍俊不禁。

    現在的顧有汜哪里還有今天在錄音室里的那股子‘小顧總’的氣勢,看起來完全就是跟嗯嗯鬧著玩的大男孩。

    這么想著,吳只只忍不住就笑了起來,一人一狗聽到笑聲,暫時停下了對峙,齊齊抬頭看向吳只只。

    嗯嗯不會說話只會汪汪叫,顧有汜眉頭輕皺,“你笑什么!

    吳只只剛想著回復他,他們兩現在的樣子太搞笑了,可是一抬頭,卻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兩人不遠處偷看的佟冬季。

    兩年的時間不足以改變一個人的面貌,以至于讓其他人都不認識的程度,更何況還是佟冬季還是當年吳只只決心離開的‘導火索!

    她自然不會忘記佟冬季的長相。

    吳只只的笑容僵在了臉上,正要開口的話在喉嚨處滾了兩圈,又被她重新咽回了肚子里,她拉了拉自己的褲腳,這也是一個拒絕的動作。

    “乖,放開我,我要走了!

    嗯嗯:“汪汪,汪汪汪汪……!狈路鹗窃谡f:不放,放開了你就走了似的。

    吳只只沒有辦法,只能看向顧有汜:“現在怎么辦!

    顧有汜不言語,繼續拉扯著嗯嗯。

    吳只只:“……!

    兩人一狗又回到了最開始互相制約的處境,吳只只第一個先受不了,索性也不再掙脫了,面色平靜的說道。

    “這樣下去今晚我們都得耗在這里了!

    顧有汜松手,一雙眼打量著吳只只,等著她下一句說什么。

    “不然這樣,我反正就住在這附近,今晚我先把它帶回去,明天好一些了,我再送它回去……!

    顧有汜抱臂,問了句跟他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事情。

    “你住在這里?”

    吳只只不假思索的點頭:“嗯,和我舅舅舅媽一起!崩^續道:“當然,你如果能讓它松口,我們也不用那么的麻煩了!

    顧有汜低頭看著嗯嗯,都沒有考慮,直接便點頭了。

    吳只只咽了口氣,再次蹲下身,雙手捧著嗯嗯的腦袋,輕聲細語的說道:“這樣,既然這么舍不得我,你今天跟我回去好吧?”

    嗯嗯大概是聽懂了,立即放開了她的褲腳,十分溫順的蹭著吳只只的腿,和剛才那個死活不松口的狗子完全不像是一只。

    吳只只摸著它的腦袋起身便要離開,剛走一步又被身后的顧有汜叫住了。

    “還有事嗎?”吳只只沒有回頭的問道。

    顧有汜不想兩個人再一次這么莫名其妙的錯過,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有些著急的問起了吳只只家里有沒有狗糧什么的,字里行間都是邀請吳只只去一趟他家里為嗯嗯帶些吃的玩具過去。

    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跟吳只只多待一會兒。

    卻不料吳只只直接就給拒絕了。

    “不用了,舅舅家里有!闭f完,吳只只再不停留,招呼了一聲,嗯嗯就屁顛屁顛的跟在吳只只的身后走了。

    臨消失在顧有汜的視線之前,嗯嗯好像還十分得意的回了個頭沖著他眨了眨眼睛,別提有多么嘚瑟了。

    顧有汜:“……!

    怎么現在連狗子都敢在他面前耀武揚威了???

    好好的出來遛個狗怎么都能將狗遛沒,顧有汜一邊嘲笑著自己,一邊又因為在路上碰到吳只只而開心,腳尖踱了踱地面,正準備走回家的時候。

    “有汜哥哥……!

    身后又傳來了佟冬季熟悉的聲音,顧有汜臉色翻書一樣快,立即換上一副不耐煩的表情回頭。

    她竟然還沒有離開。

    佟冬季似乎是決定了什么,她快步走上前來,看著顧有汜堅定的開口道。

    “其實我的心也不是鐵打的,之前也有很多次想過要放棄你,可是每一次都沒辦法堅持很久,我總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再努力一些,以為那樣就能夠讓你看到我的了,不知不覺的就來來回回的這么多次……!

    但是剛才,她第一次從顧有汜的眼神之中看到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光芒,不是看著她的時候的不耐煩、躲避、迫不及待想要甩開的模樣。

    而是發自內心的想要靠近,想要多看那個人幾眼,恨不得將這漫天閃爍的星子都裝進眼睛里讓她看到,恨不得一眼將那個人的身軀擁進自己懷里的喜悅。

    他看向吳只只的眼神太過于熾熱,這讓一個一直看著他的佟冬季覺得太悲傷,又太痛苦了。

    她悲傷自己無論如何不能成為他眼里的那個人,就算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去迎合他、甚至搬到他的隔壁、對他無微不至,時常制造偶遇來見面,就連那只對她來講長相恐怖的狗她也愛屋及烏的不行。

    但是結果依然沒用,她的付出沒有任何回報。

    她曾經以為自己只要付出就很開心了,可是久而久之,才后知后覺的發現,感情是一定需要回應的。

    佟冬季深吸了一口氣,將眼眶里差點流出來的眼淚再一次逼回去,強扯出一抹笑意。

    “但是剛才,我終于決定要放棄了,我不想強求你了,你成功的擺脫我了!

    顧有汜沒有言語,一雙眸子直勾勾的看著她的眼睛,他是在試探佟冬季這一次的話是不是認真的。

    畢竟這個女人反反復復太多次了,他并不敢肯定這一次是最后一次。

    “你就這么不相信我嗎?”佟冬季破涕而笑,輕輕扭過頭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再轉過頭的時候,雖然眼眶紅紅可是表情卻輕松了很多。

    “顧有汜,這一次我可是認真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她刻意的拉長了調子,想到了一件很久遠的事情,忍不住開心的笑了起來。

    顧有汜臉色一黑,直覺她肯定還有別的事情要說。

    “……我這里倒是有件事情,哎呀,其實我之前根本不準備說的,你要是知道的話,那我們之間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什么?”

    顧有汜覺得什么東西將要呼之欲出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