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646章 奪魂者魔離
    第646章奪魂者魔離

    一番客套后,發現陸寒還沒取的天師資格,神闕部主拔堯奴就不再那么拘束,似乎已經將對方的地位拉下數段,與自己相差無幾的樣子。

    “沒有天師資質,就無法參加你說的圣粹大選嗎?”

    陸寒對此類修士專屬的活動雖不知內情,但早知是與選拔或者打擂相關的盛典,最厲害的幾十人立即被無數大勢力搶走培養,或者賜予什么榮耀,反正修煉資源上再無憂愁。

    “晚輩沒這樣說,但圣粹大選共有三個檔次,這是你我早已共知的,只是沒有天師資格,仍然可以參加選拔,但得到的獎勵卻低上一等!

    “譬如您屬于化神境,和同級別道友去搶豐厚獎勵,即便取得不俗戰績,不但前三名被禁制涉足,而且得到的回報是元嬰修士同等檔次!

    就等于你做了經理的任務,拿到手的報酬卻和秘書相同,只因為沒有獲得相應職稱,能力再強也不被承認。

    拔堯奴所說的三檔,既然有元嬰參加,向上以此類推的話,分別還有化神境和蒼元境兩檔,他原本也有些興趣,但相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和小崽子搶東西,那些獎賞根本不堪入眼。

    “聽說小縹緲界很大,陸某一直膜拜向往,可惜機緣淺薄啊!

    “額?前輩是聽誰胡說八道的?既然加了個‘小’字,豈能在和寬廣相提并論,區區不過萬里方圓,僅僅和我神闕部族的面積相當!

    我擦,差點露餡,好在‘聽說’這兩個字的背鍋能力最強,按名字推測,應該具備一定玄機,否則怎么起的如此霸氣,他竟然罕見的猜錯了?

    “但是看似不大,卻聽以前參加過的修士透底,里面竟然別有洞天,所謂的萬里之象只是表面,至于內部如何廣大,從未有修士可以查清過,好像無邊無際,否則那些老鬼們,為何在圣粹大選徹底結束后都不散去,還偷偷舉行一次‘圣粹決’!

    “什么?”

    拔堯奴口中所說的老鬼?隙ㄊ悄切┲髟资⑹碌募一,從蒼元境再向上推算,就是上玄境甚至大乘期的內部大餐,嘖嘖嘖!

    這個級別似乎夠味,但他們從未向外公布過,堂堂玄土本界億萬修士,都將此時在私下傳頌,肯定屬于高階內部見怪不怪的潛規則了。

    既然屬于那等級別的聚會,每個參與者必然都聲名顯赫,或者屬于超強實力走出的佼佼者,要么就是神通逆天震懾四方的名士,全部屬于跺跺腳就可震顫三山五岳的大佬。

    “參加圣粹決的條件,你可知道?”

    話已出口,陸寒立即后悔有此一問,果然看見拔堯奴立即盯了過來,臉上非常吃驚和不可思議,甚至暗含些許譏諷蔑視,好像在說:老弟,你難道心里對自己沒點逼數嗎?

    “在咱們這些低階存在中,知道與否有啥不同,甚至誰敢露面表示不服,都可能遭到一個指頭當場捏死,類似之事點到即止,多說無益,前輩務必海涵些!

    “的確如此,多謝部主提醒,陸某只是很羨慕,若可以位列一派宗師,想必到手的東西,必定可以讓修士為之瘋狂!

    不可直言切入高層秘密,陸寒豈能徹底死心,立即換個方式以退為進,當然更精準的消息,必須去名門巨城才可查清,他已經猜到小縹緲界的神奇。

    要想快速回歸前世巔峰,越神奇罕見的東西,他才對之產生格外興趣,只是玄界之大強者如斯,像混坤大陸那樣以強壓人,動輒摧毀一宗一派的手段,在這里再也無法重演,小寰界就是個例子和警告。

    即便神通再大,可以越級對敵,但一想到招惹數百上千大乘期,甚至引出幾十個神照境老鬼一起追殺自己,其場面絕對不寒而栗。

    “哈哈!前輩這次又說了句多余的話,他們本就是各大勢力中堅力量,見識何等廣泛,普通俗物豈能入眼,曾有傳言此次大乘期老鬼的彩頭,一共多達三種,分別為兩千年都無法一見的‘玄……’咳咳,晚輩又失言了!

    拔堯奴剛要將身軀湊過來,想壓低聲音吐出跟多消息,忽然一個哆嗦,趕緊正襟危坐臉色微白,接著又放出神念,迅速掃了車外幾次。

    他忽然想起,和身旁這個看似熟悉了的陌生人,相識僅僅不足半個時辰,一旦對方心有歹意,那后果太可怕了。

    ‘砰——!’

    恰在此刻,前方遠處突然間巨響震天,一道尖銳之音好像從天而降,在幾里外猛烈爆炸開來,狂沛沖擊波頓時轟隆隆四散,就連鵝毛大雪都被短暫驅逐趕緊。

    陸寒之微微一簇,但是正處于自我驚嚇的拔堯奴,嗷的一聲觸電般蹦起,好像真的心想事成,一副私議高層被當場活捉,毀滅性嚴懲直接降臨般那么恐怖。

    “誰?是誰?”

    “備戰!大事不好,是奪魂者前來奪掠,唉——你們別跑!”

    片刻前,陸寒就感應出前方上百里外,有幾絲異樣波動快速掠來,僅僅以為是路過的修士,因為行事低調才把自己隱匿,此乃一種心理威懾,讓人難窺虛實不敢心生歹念。

    原來還有攔路搶劫的,但他又掌握了一個本地新名詞——‘奪魂者’,樹林太大啥鳥都有,包括見事不好就撒腿開溜的那些元嬰護衛,來者必定不善。

    “奪……奪魂者?他們怎么……可……可能看上咱這點東西,大家千萬別惹怒那些人,待我下……下去求個活路!

    若非這神闕部主也是個修士,肯定在陸寒身側已經屎尿齊噴,其臉色頃刻蒼白如紙,身軀顫巍巍抖如篩糠,幾乎無法移動,恰有一只手抵在他后背,有股異樣力量緩緩入體。

    “有我在,勿怕!”

    “多……多謝前輩,但您不知他們的厲害,縱然咱們全上去拼命,也不夠那些人切菜燉肉的,賠了……賠慘了!”

    帶著壓抑住的哭腔,拔堯奴已經穩固不少心神,對陸寒感激的點點頭,忍住剜心之痛鉆出箱車,開始咬牙切齒向外擠出笑臉。

    陸寒沒動,他早把來人看得透徹,一共三個化神境,以品字形大喇喇站在幾里外,全部身穿金絲黑衣,臉戴面具頭扎紅布,離地五丈憑空漂浮,那雙雙目光陰冷無情,一眨不眨向車隊凝視。

    縱然被嚇跑的元嬰護衛有七八個,這三人仍舊視若無物,好像只是看到幾只亂跑的螻蟻,陸寒感覺到,他們的強大神念一直鎖定這幾輛大車,其他生物被直接無視了。

    “三位爺辛苦,氣候如此惡劣還出來做買賣,在下深感欽佩和拜服,晚輩是神闕部主,這車上的也非貴重之物,只是向上頭按規矩進貢的,只為換取些修煉資源,求三位爺給我留點糊口即可!

    “奪魂者——魔離!”

    “你可以不死,他們也該滾了!

    噗通!

    一股強大威壓驟然降臨,把拔堯奴直接推飛十幾丈,不帶任何感情的冷喝,從中間黑衣人口中吼出,好像餓狼見血,一股兇悍絲毫不加掩飾。

    “哎吆吆……是是!”

    無須看他們交涉,陸寒就發現拔堯奴身軀猛地一顫,好像聽到什么可怖名字,如見鬼魅般連滾帶爬,灰頭土臉跑到一旁,臉上水露露的,不知是淚是汗,那種絕望身同其受。

    “你,告訴我什么是奪魂者魔離?”

    陸寒車上那個駕馭馴獸的車夫,一咕嚕翻身下車,就想拔腿開溜逃命,主子都那般狼狽,自己豈能主動送死,但他的身軀忽然凝固,而且發現這個陌生人竟然還沒逃命的打算。

    “放開我!你到底是不是本地修士?那些搶劫犯專門以車隊商船等貨運目標作案,基本分為兩種人,一種是奪命者,既殺人也搶貨!

    “另一種就是這些奪魂者,只要你乖乖就范,車隊隨行的可一人不死,僅僅劫走大宗貨物,甚至不起眼的東西都盡數留下。奪命者基本為元嬰修士居多,奪魂的則是化神境為主,你勢單力薄,還不速速退走,尤其被稱未魔離的,還是奪魂者里最為強悍的存在!

    “呵呵!”

    奪命者和奪魂者?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個玄界很有特色啊,陸寒揮揮手,車夫就好像神助一般,跑路的速度立即憑空增加數倍。

    神闕部主拔堯奴,一見陸寒還未從所乘車輛飛出逃竄,立即忘了肉疼大宗貨物,抓耳撓腮七竅生煙。他連連向車隊揮手,看似給所有人打出撤退放棄的手語,但旁人早已逃的半個不剩,只能這樣催促陸寒快走。

    “車上還有個硬茬子,老二,他是你的了!

    三個黑衣人,幾乎同時向前邁步,一步跨越百丈,動作出奇的整齊,仍然以品字形向前靠近。

    中間之人肩膀較寬,豈會察覺不到陸寒的氣息,那雙目光寒芒一閃,只是有些驚訝,就向左側的同伴下達指令。

    “好咧,似乎這家伙自我感覺良好,就算是個硬茬子,也休想惹怒咱們后還有活路,他或許有點家底,哈哈!”

    嗖!

    咔咔——!

    僅看見一條黑線閃爍,幾里距離瞬間就到,接連有兩道玄青色寒芒,從兩側分別射向第二輛箱車,而他本人已經提前凌空,磨盤大小的拳罡,帶著風雷同時砸下。

    拉車的馴獸,根本無法抵御這般狂壓,直接癱倒地上昏死過去,化神境一擊何等恐怖,凌厲攻勢還未到達,大車已經支離破碎,里面的身影仍舊保持坐姿,連看襲擊者的興趣都沒有。

    砰砰砰!

    好像巨大爆竹三連炸,兩側刺到的鋒芒,本是一對玄青色尺長飛刃,是成套靈寶里的兩件,其鋒利足以切碎任何東西。但就在距離陸寒還有十丈遠,極其詭異自我炸開,各斷成三截紛紛落地。

    自上而下的兇猛拳罡,緊緊跟隨而至的黑衣人,如同遭受恐怖反彈,酷似肉彈般倒飛出去,直挺挺摔在百丈之外,顫動幾下就兩眼翻白徹底昏厥。

    這詭異巨變,讓另外兩個奪魂者無不驚駭,他們看到一身白衣的青年,才緩緩站起并轉身,滿臉陰寒向前走來,但身上仍舊未釋放任何天威。

    “你惹怒了奪魂者,不論身在何處,所有同道皆可殺之!

    一擊將同伴打的半死不活,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遇上了厲害角色,中間黑衣人咬牙切齒,把這句話說得十分恐怖。

    “只要你們喜歡送禮給我,隨時歡迎!但任何行當都有正反兩極,爾等此次賠慘也屬正常,只需將所有東西交出來,陸某同樣放你們活路!

    “魔離之名,本界誰敢不懼,你找死!”

    寬肩黑衣人好像遭受奇恥大辱,幾乎咆哮著發動突襲,他腦后竟然凝聚出一輪淡淡法相,熾火粼粼里有大蟒盤繞,雙眼更是亮起射線般的赤芒。

    他周圍烈焰騰騰,強大氣息一路攀升,立即跨越化神后期,幾乎登頂圓滿境,并且祭出一件六棱形尖錐,明顯屬于上品靈寶。

    另一人聞聲而動,配合默契閃爍分開,到達陸寒右側開始牽制,其頭頂紅彤彤亮起一棵老樹,如黃山紅葉分外妖嬈,但散發出的卻是堅固剛猛之意。

    此人雙手揮舞幾下,就從袖袍里連串射出大量樹葉,每一片堪比臉盆大小,比鋼刀鋒利太多,而且堅硬酷似鋼板,尤其是合在一起,組成的蒲扇狀天刃。

    尖錐紙塑快速閃電,帶著能射穿山岳的力量,眨眼就到了陸寒近前,身旁那大型天刃,看似整體遙遙一斬,卻好像無數把圓刀暴雨性密集攻擊,數量足有上百片。

    退到遠處的拔堯奴,幾乎不相信自己雙眼,他認知的陸寒就是和這些奪魂者境界相同啊,為何如此逆天和強悍,區區化神境不堪一擊。

    現在更恐怖情景映入他眼簾,面對兩個被激怒的奪魂者,看似十死無生的一擊,他才認識的白衣青年,竟然未加持任何防御,反而空著雙手就閃電般一抓,簡直驚恐如斯。

    不論六棱形尖錐,還是密集鋒利的蒲扇天刃,竟然被兩只銀紋大手虛影精準撈住,并且狠狠揉捏幾次,兩聲哀嚎就先后響起。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