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超神學院的宇宙 > 第597章:氣到胸悶的惡魔女王
    呂小啟其實也知道自己這個共主當得挺虛的。

    統領一個宇宙,自身的母族就是一個只有五千年歷史的小文明,還多次遭到了外來的干涉,被影響了本來的歷史進程。

    藍星所有的一切科技其實都是被引導著發展起來,近乎沒有屬于自己的特色,高端戰力也是得自外來的基因型號,拿什么來跟幾大頂尖文明比?

    趙信對呂小啟開過一些不是玩笑的玩笑,講的是現在的藍星什么都是蹭的。

    頂尖科技都是外來傳播的開花結果。

    自保的能力是外來的饋贈。

    連點藍星有安全保證都是寄望于外來的庇佑。

    有什么能反駁的地方嗎?呂小啟想了一宿,發現連自己的基因型號是怎么來的都不知道,其余又該怎么去駁斥?

    事實上,藍星還能存在,真真就是因為入侵藍星的卡爾不夠狠。

    制造死亡?什么樣的方式不能制造,慢慢殺是制造死亡,直接將藍星摧毀也是在制造死亡。

    饕餮入侵后能夠有后續的故事,還是他們腦抽了喜歡玩慢慢殺的游戲。

    有另外的因素,便是涼冰帶著惡魔軍團抵達藍星。

    不管是作為莫甘娜的角色扮演,還是涼冰的本色演出,她實際上就是一個超高齡的逗逼。

    這個逗逼的到來威脅和傷害了藍星,又保護藍星不受饕餮毀滅性武器的摧毀。

    涼冰從某種程度保護了藍星,再怎么否認都是一件事實,但很難讓藍星人去感謝她就是了。

    再來看前提付出資源的烈焰文明和后續付出了犧牲的天使文明,說他們對藍星恩重如山,沒半點過份的地方吧?

    至于德諾后裔?藍星人真的沒有感謝他們的必要。是他們選擇了藍星作為舞臺,才有了后來那么多的一切。

    就算是沒有德諾后裔帶著那些基因型號到藍星,有呂小啟這么一個能夠隨意突破次元壁的人存在,藍星的未來依然會無限輝煌。

    對德諾后裔難有好感這一點,反正呂小啟是改不過來了,基本上也沒想改。

    從超神學院一塊出來的那些小伙伴或多或少都有得到呂小啟的支持,其中程耀文卻是一個例外,他一絲好處都沒有從呂小啟這里得到。

    呂小啟不是刻意在針對程耀文,他針對的是德諾后裔這個群體。

    而杜薔薇的話?呂小啟并沒有拿她當個諾言之星的后裔來看待。

    事實上,杜薔薇將自己欠杜卡奧的人情還了之后,前去惡魔文明就對德諾那邊進行了切割,倒是對藍星依然情深義重。

    并非杜薔薇無情,是她知道了自己的復雜來歷,沒有產生痛恨已經算是豁達,對德諾還要有什么感激之情?

    呂小啟有梳理過一切,認定演變成目前這個局面,其實就是一場言情劇。

    不單獨是那些對愛情遲疑不決或是果斷接受的小伙伴,還有發生在呂小啟自己身上的愛情。

    先是蕾娜的表態,再有鶴熙的插足,然后是與彥的牽絆,超神宇宙那邊的歷史軌跡,難道不是因為呂小啟與她們相處帶來的變化嗎?

    恰恰又是因為這三位的存在,呂小啟注定也只能是個共主,成不了殺伐果斷的帝王。

    呂小啟很清楚一點,一旦與這三位媳婦發生了什么分歧,只要不牽扯到藍星基本會是以他的妥協來作為結果。

    能夠殺妻證道的男人,著實是牛逼到突破天際。

    妻子能殺,是不是父母孩子也能殺?

    誰都能殺,孤家寡人就當定了!

    呂小啟無法去當一個孤家寡人。

    “你勸一勸鶴熙!眲P莎發現自己的話無法影響到鶴熙之后,內心的感覺其實感覺挺怪異。她沒有將那種不適應表現在臉上,對呂小啟說道:“現在大概只有你的話,她肯聽了!

    “說得好像你不是一名天使那樣!柄Q熙才不管凱莎有什么心路旅程,笑吟吟地說:“發出了守護誓言,只要不威脅到天使文明,理所應當站在男神的這一邊!

    這個規矩還是凱莎自己定的。

    曾經的鶴熙不止一次進行吐槽,還嘲諷了凱莎總是以賞賜的名義安排女天使的婚姻,后來是根本就懶得管了。

    “我們不是在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嗎?”潘震單手捂住了額頭,無比苦惱地說:“關乎到可能是無限個宇宙的生死存亡,你們……”

    呂小啟很理解潘震的心情。

    將正經的話題帶歪,再慢慢畫風被改變。這樣的事情還少了?

    甚至呂小啟都能猜出潘震現在的內心獨白,一定是在思考女性是不是真的不合適參政。

    知道歸于知道,呂小啟沒想把潘震賣了。

    “那個……”呂小啟必須為自己代言,吶吶地說:“不是沒提,我剛才不是提了一嘴嗎?”

    “很沒誠意!”涼冰還滿心的不痛快,帶著情緒說道:“真特么慫!

    慫?

    呂小啟得說一句,道:“互相尊重,懂不懂?”

    涼冰說:“就是慫。能特么別狡辯了嗎?”

    這就需要問一句了,呂小啟在面對鶴熙的時候,真的很慫嗎?

    “關你屁事!柄Q熙好像有點越來越放飛自我的趨勢?她看向了彥,說:“你的男神被刁難了。你本來也沒得到多少寵愛,還不趕快說兩句,增加一些存在感!

    彥撇了一下嘴,說道:“有這樣的男神,真是不幸!

    哪怕是到現在,彥都還覺得自己是被迫從了呂小啟。而被迫是怎么個被迫法,她自己其實也困惑得很。

    彥有仔細的自審過,承認與不承認,她與呂小啟相處下來就是有著不小的好感,守護誓言發出之后也會做到矢志不渝。

    女天使是很復雜的感情生物,她們可以在看誰順眼的時候,選擇結成一對兒。

    那么草率的結合會不會后悔,只有當事者自己清楚,但絕對沒發生發出守護誓言之后主動去舍棄的事情。

    但凡不樂意,沒有誰能去逼一名女天使發出守護誓言。

    一旦真的發出了守護誓言,之前的任何猶豫都會消失,就如同誓言里面所講的那樣:愛他所愛,思他所思,為他承擔傷痛,度過苦難,無論貧寒或富貴,無論卑賤或高貴,無論身處亂世,還是神所不顧,我將為他拔劍而戰,為他收起翅膀,不離不棄,直至永遠!

    以藍星人的理解角度,女天使的守護誓言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付出捆綁,里面只有屬于女天使的付出,沒有半點約束男性的條文。

    冷是屬于傲嬌型的女天使。

    彥何嘗又不是?只不過她沒有表現出冷那么明顯的傲嬌傾向,心里哪怕是愿意了,還得矜持著。

    不過一旦到了某種時刻,彥又會表現得無比的激烈。那種激烈可以是表現愛意,也能是決然的恨意。

    相比起蕾娜的直白和鶴熙的奔放,作為云司姬的彥在真正確認感情之后反而比較含蓄。

    再重復一遍,呂小啟真的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慫,有一部分是尊重,再來就是無法專心如一的愧疚感了。

    說到底無非是呂小啟無法心安理得地享受一夫多妻,證明藍星東方大國的教育還是很成功。

    鶴熙問道:“你要我回去嗎?”

    千依百順的鶴熙令呂小啟感到很不習慣,他一時間給愣在原地沒有反應。

    “這樣吧!柄Q熙笑著說:“辛苦你了!

    這一次呂小啟秒懂。

    鶴熙的意思是讓呂小啟充當跑腿的人,她和卡爾不用相見,資料共享之下出現了什么樣的難解之謎,由呂小啟來回傳話。

    “所以就是慫!睕霰艹爸S地看著呂小啟,說道:“倒是附合凱莎對新一代男天使的設定!

    男人希望女人能對自己千依百順。

    女人則希望男人能堆自己言聽計從。

    兩性之間的戰爭從一開始就爆發,并且永遠不會有分出勝負的那一刻。

    呂小啟其實挺享受這樣的一場戰爭,告訴自己一時的落於下風并沒有什么,暫時的忍受只是在蓄積力量,總有展現男兒雄風的時候!

    “或許你需要再一次見見虛空生物!眲P莎說得極其認真,道:“對于虛空生物,我們一直在試圖了解,只能用一些蛛絲馬跡去進行不知道真假的猜測。有了接觸的機會,盡管冒險卻必須去做!

    涼冰直接喊:“我反對!”

    凱莎沒有發怒,只是看向了涼冰,等待說出一個五六七出來。

    “現在是有跨宇宙的技術了,滿打滿算只是發現了兩個異宇宙,沒有用了這個怕老婆的慫逼,還怎么找其它宇宙!睕霰挪皇且鷦P莎鬧,用著不是那么正經的詞語,來講一件極度正經的事情,說道:“光靠三個宇宙去和虛空生物斗?我看不到任何勝利的可能性,不如早早洗洗自己躺虛空生物的床上,指不定祂們還瞧不上你了!

    三個宇宙講的是兩個背景一樣的超神宇宙,還有另一個千年內就將自行毀滅的漫威電影宇宙。

    “我們全體出動,在我們的那個宇宙見虛空生物!眲P莎環視了一圈,問道:“我們全部在,會讓小啟出現危險?”

    “你特么還是這么自信!睕霰敛华q豫地懟道:“知道什么叫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嗎?你自信,沒有這個慫逼,你特么早就成沫沫了!

    這對姐妹,她們只當了幾百年的姐妹,卻是打了數萬年的戰爭。

    有些習慣不是說想改就能改,涼冰覺得現在對凱莎沒出口就是稱呼碧池已經很給面子,心里頭不順在詞語中混進一兩句的“特么”又怎么了。

    “慫逼!睕霰聪蛄艘荒樣魫灥膮涡,說道:“我都當面叫你慫逼了,不生氣?”

    涼冰現在就是想要跟呂小啟打一架,好好地出了心中的那口氣。

    大概猜出來了的呂小啟,他想了一下,反問道:“你會跟自己的玩具生氣嗎?”

    涼冰下意識看向始作俑者的鶴熙,想罵又憋了回去。她哪怕打不過凱莎也一點都不慫,獨獨對上了鶴熙卻會感到心虛。

    “我認為既然是由卡爾與之接觸,便由卡爾繼續與虛空生物接觸罷!迸苏甬斎灰膊幌胱寘涡⒚耙稽c點的風險,同樣不理解凱莎哪來的信心能百分百保證呂小啟不出事,態度堅決卻又語氣溫和地說:“神庭王的安全不容有失,請凱莎女王斟酌!

    “盡管早就知道你們跟卡爾不清不楚,我這一次卻得對你說聲有種!睕霰涀约翰攀强柕暮献髡,之前的事情也暫時被擱置。她對不被支持的凱莎挑了挑眉頭,挑釁道:“就不說你研究出了什么,是不那么依賴慫逼的跨宇宙能力了?”

    “胡說八道!眲P莎不怒自威,說道:“改一改自己的臭毛病!

    凱莎講的是還玩惡魔的那一套,盡干些挑撥離間的事。

    “我突然對我們宇宙的未來一點都不抱有信心!睆┳诹藚涡⑸韨鹊姆霭焉,壓低聲音說:“不靠譜的涼冰,左右搖擺的潘震,沒有立場的卡爾,真的有點慫的你!

    “我呢?”鶴熙很不講究地插話,問:“是什么?”

    彥除了凱莎誰都敢評價,答:“放飛自我的你!

    “懂什么!柄Q熙也沒發怒,懶洋洋地說:“什么事都讓我做了,要你們何用?”

    呂小啟聽出了另一層意思,那是鶴熙在敦促自己趕快成長來著。

    因為壽命方面沒有問題,除非是感到了厭倦,不然真的沒有老一輩人為新生代讓路的規則。

    科技神有一個好處,不會像其它體系的神那樣對未來失去好奇,又或者很難對什么起了感興趣的新鮮感。

    這個是玄幻神的修煉方式的鍋?

    畢竟,枯坐冥想,又或是相同的一套神功沒日沒夜地去練。

    什么事情重復多了,難免也就麻木掉了嘛。

    其實是很能理解的。

    科技神不一樣,時時刻刻都會迎來新鮮感,維持著一顆年輕的心。

    大概也就是因為那樣,作為科技神的這一幫老牌大佬,他們才活了幾萬年沒活成石頭?

    鶴熙也不問凱莎是什么,她知道彥不會去評價凱莎,自己說道:“男人婆吧?她有點內分泌失調,需要一位男神來調節陰陽!

    嘀嘀!

    這是老司機開車,閑雜人等退避!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