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260.深夜暗殺,花瓶蘇醒(一更)
    夜半時分,葉翎從睡夢中醒來,周圍一片靜寂,南宮珩平躺在里側,雙手交疊放在胸前,閉著眼睛,如往日一樣。

    葉翎抬手摸了一下額頭,有濕意,因為她方才做了個噩夢。夢到楚明澤揮著刀朝著葉塵走去,葉塵被綁起來,哭著喊娘,喊小姨……

    蘇棠和啞叔去救寶寶了,一定不會有事的……葉翎告訴自己要冷靜。

    肚子里的孩子也醒了,踢了她一腳,葉翎伸手輕撫了一下孩子小腳踢過的地方,輕聲說:“別鬧,快睡覺!

    她緩緩地坐起來,抱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微微嘆了一口氣,突然感覺好渴。

    若是之前,葉翎定不會叫南宮珩,自己下床去找水。但今夜,此時此刻,葉翎就是不想動,心中的不安,讓她又生出了一絲難言的委屈,看著南宮珩依舊睡得安靜,她覺得好孤單,好冷。

    “阿珩!比~翎叫了南宮珩一聲。

    南宮珩沒有反應。

    葉翎伸手推了他一下,南宮珩猛然坐起,睜開眼睛的瞬間,眸光幽寒如冰。

    “阿珩!比~翎握住南宮珩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南宮珩皺眉,輕撫了一下葉翎的肚子,俯身又把腦袋和耳朵貼了上去,不知道在聽什么。

    葉翎抱住南宮珩的頭,微嘆一聲:“寶寶被抓走了,也不知道蘇棠到哪兒了,會不會順利。楚明澤狡詐多端,陰險毒辣,怕是早有防備,我有些擔心蘇棠會出事。真希望你立刻好起來!

    南宮珩腦袋輕輕靠在葉翎的肚子上,不動,不說話。

    葉翎搖頭,舒了一口氣。不管她說什么,南宮珩都不會有反應的。葉塵被抓走,南宮珩聽到,都毫無所覺。

    葉翎輕撫了一下南宮珩的頭,感覺南宮珩又在跟她肚子里的孩子無聲地交流。

    葉翎腦海中蹦出一個念頭,若是她出了事,南宮珩會不會受到刺激,做出反應?

    原本應該一閃而過,置之一笑的念頭,在葉翎腦海中生根發芽,她甚至開始思考,要怎么做。

    原因無他,葉翎太希望南宮珩“歸來”了。

    葉翎想了一個計劃,打算等明日跟宋清羽商議一下,看是否可行。

    一燈如豆,窗外寒風呼嘯。

    葉翎睡不著,也怕再做噩夢,就拿過床頭的一本書,翻開。

    邊緣燒焦的半片紙錢,夾在書頁中,因為這是葉翎最喜歡的書簽,在她看來,這就是她和南宮珩的定情信物,形容一下,就是見鬼的相遇。

    想起往事,葉翎的心情平靜了不少,輕輕拍了拍南宮珩的頭:“阿珩,睡吧!

    南宮珩身體下移,腦袋就貼在葉翎的肚子旁邊,再次閉上了眼睛。

    后半夜了,天空又飄起了雪花。

    原本要往千葉城去的金渚,此時就在葉翎所在的客?諢o一人的后巷中,微微躬身侍立。

    金渚面前,站了一個身形高大健碩的人,臉上帶著一張鐵面具,在夜色之中閃爍著幽暗的光芒。

    “主子,少主就在這家客棧中!苯痄竟曊f。

    蘇棠和啞奴跳了河,金渚怎么都找不到人或尸體,決定去千葉城尋楚明澤,因為他暫時沒有辦法回到風不易身邊來了。他無法解釋為何三個人出去,他一個人這么快回來,定會引起懷疑。

    金渚的任務是保護風不易,但他知道風不易在葉翎身邊不會有事的,不需要他。元爍廢了之后,他要主動接下元爍原本負責的任務,因為轉生蠱對于他們接下來的大事,很關鍵。

    金渚選擇殺蘇棠,固然是為了幫楚明澤,但在他眼中,楚明澤作為元爍的徒弟,不過是他們的一枚棋子。他著急去找楚明澤,也是怕這枚棋子失去控制。

    金渚面前的男人,就是風不易的祖父,風淵。

    風淵開口,聲音低沉蒼老:“你認為,當下應該做什么?”

    金渚眸光一凝,垂頭說:“請主子示下!

    “聽了你的講述,我已知道如今的情況。楚明澤抓到蠱王宿主,但你卻無法保證,蘇棠真的死了!憋L淵沉聲說。

    金渚神色有些惶恐:“是屬下辦事不周,請主子恕罪!

    “你還留了殘廢的元爍在葉翎手中,當真認為,他什么都不會說嗎?”風淵說。

    “屬下……不敢輕舉妄動,怕打草驚蛇!苯痄窘忉。

    “你到現在都不懂,事情的關鍵在何處!憋L淵回頭,看了金渚一眼,目光猶如實質。

    金渚膝蓋一彎,在冰冷的地面上跪了下來:“屬下愚鈍,請主子指點!

    “所有事情的關鍵,就在兩個人!憋L淵看著面前的客棧,緩緩地說,“南宮珩和葉翎。他們只要活著,就是我們日后所有事,最大的阻礙!

    金渚眼皮子一跳,風淵的意思是……

    “蘇棠不在,啞奴不在,你不在!憋L淵冷笑,“葉翎身懷六甲,不敢動武。南宮珩中了斷情蠱自閉。老金,當下最該做什么,你真的不懂嗎?”

    金渚垂著頭,說了一個字:“殺!”

    “我等了這么多年,神功大成,接下來,誰都不能阻擋我的路!”風淵冷聲說著,拍了拍手,一排四個黑衣人從天而降,單膝跪在他面前。

    “金渚,起來,告訴四煞,客棧里面的情況!憋L淵說。

    “是,主子!苯痄緩牡厣蠎鹌,壓低聲音說客棧里面有多少人,武功如何。

    因為葉翎和南宮珩情況特殊,除去金渚,原本隊伍中實力最強的是蘇棠,蘇棠和啞奴以及金渚都離開之后,如今的情況,倒是一場完美的調虎離山。

    若不是金渚不能此時出現在風不易面前,他一個人上,想要滅了里面所有的人,都不是不可能,先不碰南宮珩就好。

    風淵的命令,殺掉南宮珩和葉翎,不準動風不易,其他人死活不論。因為南宮珩和葉翎就是他們面對的最大的敵人中的主心骨。

    金渚詳細地告訴四煞,客棧中的情況,有多少個暗衛他都一清二楚。

    “去吧,必須成功,否則提頭來見!”風淵冷聲說。

    四煞無聲無息地離開,幾個騰躍,消失在視線中。這是風淵屬下最擅長暗殺的四個高手,每一個實力都很強,配合默契。

    葉翎沒睡,看書也看不進去,只是睡不著。

    聽到外面的動靜,她面色一沉,立刻推了南宮珩一把:“阿珩,起來!”

    南宮珩睜開眼,坐起來,看著葉翎,像是不解怎么回事。

    葉翎早跟蒙婧和完顏幽都說過,如果出事,讓她們躲在房間里,千萬不要出來。

    但葉翎知道,假如再出事,就是沖著她和南宮珩來的。他們想躲,怕是躲不過的。

    四煞之二負責清除障礙,引開保護南宮珩和葉翎的人。

    宋清羽正跟其中一個交手,發現這人實力不在他之下,不出意外,又是個老怪物之列。

    而剩下二煞,在掩護之下,已經到了南宮珩和葉翎的房門口。

    看著沖進門的兩道黑影,葉翎拔出鬼赤劍,塞到南宮珩手中:“阿珩,上!

    二煞交換了一個眼神,其中一個沖向南宮珩,另外一個朝著葉翎奔襲而來,手中的劍,在葉翎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葉翎第一時間用了毒,但竟然沒有用,來人早有防備,速度極快,進門時就屏住了呼吸,且打開了窗戶和門,冷風吹進來,屋子里的毒煙很快就會散去。

    頃刻間,殺手已經到了跟前。

    南宮珩只垂著頭,靜靜地站在床邊,看著手中的鬼赤劍。葉翎坐在床上,沒有下來。

    眼睜睜地看著南宮珩不動,胸口中了一劍,葉翎神色一急:“阿珩!打!”

    下一刻,南宮珩猛然抬頭,眸中再次染上了妖冶的血色,刀劍相擊,鬼赤劍直接把對方的刀砍斷了一截!

    兩人交手,很快,南宮珩就離開了床邊,因為那人邊打邊退。

    而這給另外一個殺手提供了最好的機會。

    葉翎用上了暗器,但殺手經驗豐富,且早有準備,幾乎全都躲了過去。

    葉翎不得已,拔出天邪劍去擋,意識到這個殺手實力很強橫,她沒有懷孕的話,自然不怕,但如今,她不能不管不顧,根本不是這人的對手。

    葉翎瞅準一個空檔,下了床,往外跑。

    卻立刻就被追上,擋了路。

    葉翎只能一邊躲,一邊退,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持劍抵擋,根本力不從心。

    “阿珩!”

    葉翎叫南宮珩,已經殺紅眼的南宮珩根本沒聽見。而外面的宋清羽被兩個殺手絆住,進不來。

    “阿珩!”

    “阿珩!”

    “阿珩!”

    ……

    葉翎一聲一聲地呼喚南宮珩,她知道,若是南宮珩不來保護她,今夜,怕就是她的死期了。因為這一次來的,全都是真正的殺手,而且在江湖上算是絕頂高手之列的殺手!跟曾經虞澍招攬的那些老家伙實力在一個等級,但比他們的殺人經驗豐富太多!

    葉翎一直在算楚明澤會怎么做,她算不到今日遭遇的這場暗殺,因為這不是楚明澤的作風。蘇棠離開,他知道楚明澤在何處,而楚明澤手下也沒有這樣厲害的人物,否則之前的幾次交手早就用上了!

    而之前,楚明澤身邊最厲害的高手,是元爍。葉翎猜到了元爍效忠的是前朝皇族后裔。今日的事,這幾個殺手,不出意外的話,是元爍背后的人出手了。

    葉翎中了第一劍,在左肩,有殷紅的血流出來,染透了她身上的白色里衣。

    “阿珩!”葉翎再次被逼退到了角落里,她一直不間斷地呼喚南宮珩,一聲比一聲高。

    南宮珩身形一轉,一劍砍中了殺手持刀的右手,大刀掉落在地上,南宮珩看到了葉翎肩膀上開出的血花,他的視線,盯著那殺手手中的劍,看著那把劍刺向了葉翎高高隆起的肚子……

    南宮珩腦中劇痛,像是炸開了一道驚雷,身體先做出了反應,在那個殺手的劍尖刺破葉翎衣服的時候,南宮珩雙目赤紅,出現在他身后,鬼赤劍高高揚起,狠狠劈下!

    殺手在葉翎眼前,被生生從頭到腳劈成了兩半,濺出的血,染紅了葉翎的衣服。

    剛剛那一刻,眼睜睜地看著殺手的劍刺向她的肚子,她卻提不起天邪劍來,平生頭一次,感覺到了滅頂的絕望!

    葉翎看著殺手倒地,她手中的天邪劍,掉落在地上,只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臉色煞白,額頭滿是冷汗,朝著地上跌下去。

    下一刻,一只大手,穩穩地托住了葉翎的后腰。

    她落入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懷抱中,聽到耳邊響起一道無比熟悉的聲音,在叫她“小葉子”……

    兩行清淚滑落,葉翎心中一松,身體支撐不住,眼皮沉重地合上了,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她在想,是幻聽嗎?抑或是,最終她還是戰勝了那只破蟲子……

    ------題外話------

    二更中午十二點,么么噠(*^▽^*)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手机版